蜘蛛林需求网> 种草> 浏览文章
姗姗来迟的苹果AR设备将要落地,但颠覆iPhone销量仍是空谈
0 ren668 2021年12月28日 加入收藏

苹果将在10年内用AR头显取代iPhone。这是天风证券分析师、知名苹果“爆料王”郭明錤在今年11月底的一份报告中提出的观点。现在,苹果对外透露出的新线索进一步指向了这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下一代产品。

持续跟踪苹果前沿产品的彭博社记者Mark Gurman表示,苹果已经决定聘用社交网络巨头Meta前任增强现实项目公关负责人安德雷·舒伯特(Andrea Schubert)为明年的正式发布AR或MR产品做准备。

后者当前的领英资料显示依然供职于Meta,但Mark Gurman认为“Meta旗下的Oculus已经成为头显市场的领导者。苹果这一‘挖角’行为,或许意味着自家产品已经快接近发布。”那么,外界预期的能够颠覆iPhone的AR设备,真的在靠近了吗?

姗姗来迟,却有望完善元宇宙生态

最早在AR设备市场打开想象力大门的应当是谷歌的Google Glass。这款产品发布于2012年4月,它能够满足声控拍照、视频通话、处理信息和电子邮件等诸多功能。当时,这款产品一度被视为移动互联网时代革命性的黑科技,然而人们显然高估了当时的技术发展水平。

在消费者市场,Google Glass现在已经停止了发展,仅在工厂、邮政等企业市场留下了星星之火。另一边,微软的HoloLens虽然更新到第二代,同样没有在个人市场留下脚印。

究其原因,轻便和高性能不可兼得——至少当前依旧是这样。很显然,两个先行者未能成功给了苹果发展的机会。即使明年的苹果AR设备仅仅是第一代产品,它也并没有比竞争者落后多少,因为在消费者市场几乎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同行。

而用户或者市场对苹果的期待,无疑来自于苹果的号召力,那意味着苹果有希望在硬件产业链和软件生态两方面搭建或推动行业搭建出完善的配套,或者叫生态。苹果近两年自研芯片的尝试更是释放出技术气息背后的掌控力。

目前,苹果释放的信息依然是作为iPhone、iPad、Mac几大件之一,独立于原有产品体系。Mark Gurman相信其将专注于游戏、媒体消费和通信三大主要领域,这也与苹果传统的强项匹配,有望以新的形式激活旧内容的第二次生命,并带来增量价值。

尽管如此,由于苹果在软硬件等方面的协同掌控力,加之持续投资收购布局细分领域,其综合生态完善度一开始就有可能处于较高水平,而不是简单的内容复用。美股研究社初步统计,2021年以来,苹果获得了超过10项与AR眼镜相关的专利,涉及出行、音频、图像检测等多个领域。苹果的目标可能是在AR应用的全方面完善虚拟化的体验。

此外,苹果还在技术领域投资了一系列相关公司,比如三维激光扫描技术的II-VI公司获得了4.1亿美元。对于手握数十亿终端入口的苹果而言,利用这些公司的技术积累再造一个新时代的入口或许也是追求之一。

这些因素最终让苹果与元宇宙概念挂上了钩。实际上,库克曾在采访中强调,苹果的布局重点是AR而非元宇宙,“我们的初衷仅仅是打造一个AR设备”,他说。但外界显然对苹果在产业链各部分的能力给予厚望。

Wedbush知名证券分析师Dan Ives认为苹果备受期待的AR/MR头戴设备将使苹果的每股价值提高20美元,并为元宇宙生态系统奠定坚实的基础。

而摩根士丹利甚至将Facebook和谷歌也作为苹果元宇宙的铺路石:“Facebook和谷歌一直在投资于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技术,这是通向‘元宇宙’中虚拟世界的门户,但只有在苹果加入赛道时,AR或是VR的大规模市场应用才能得以实现。”

与Facebook短兵相接,借新设备争夺下一代生态入口

大摩将2030年的AR/VR硬件市场规模预估为1000亿美元。作为竞争者,Facebook与苹果的AR竞争将成为焦点,尤其是在Facebook成为Meta元宇宙公司之后。

高通公司CEO克里斯蒂亚诺·阿蒙 (Cristiano Amon) 在11月16日的高通投资者大会上透露:Meta 已售出了1000万台 Oculus Quest 2头戴设备。这款设备是当前XR(扩展现实,AR/VR/MR等的融合)领域最畅销的硬件。

然而,依附于Meta的Oculus并不容易在软件和生态上做出突破。Valve关于VR游戏的硬件调查数据,Steam上有35%的VR游戏玩家正在使用Quest 2。Meta公司没有这样的平台,而XR硬件要与社交形成有效融合,可能要等到真正的元宇宙时代。

相对的,苹果在设备诞生之前就至少布局了可以帮助开发人员轻松制作高质量AR模型的RealityKit、以及面向用户和开发者的ARKit 5。而苹果相比Meta更有能力号召开发者加入到生态建设阵营,因为APP Store能为开发者带去可观的持续收入,形成正向激励。

目前,Facebook和苹果的矛盾已经为外界所知,尤其是在苹果调整隐私政策导致Facebook、谷歌、Twitter等巨头的互联网广告收入受到广泛影响。所以,双方在AR设备上的争端或许会到涉及下一代互联网产品的产业高点。因Facebook在苹果主导的智能机潮流中话语权缺失,这也为它带来了硬件之痛。苹果正试图再一次掌握源头入口,这可能成为一次集中竞争的开始。

这也是为什么虽然Oculus是当前硬件设备的领导者,但对苹果而言,颠覆自己的iPhone要比超过竞争对手更能吸引外界的目光。

不过,看好苹果也是需要更谨慎一点。假设苹果确实有用其它产品取代iPhone的动力,那需要新的产品与iPhone对比时,能在大部分指标上形成优势。现阶段,这不是苹果想做就能做到的。

靠AR颠覆iPhone有难度,苹果要打一场“物理仗”

据郭明錤估计,当前iPhone在全球的活跃用户超过10亿人,苹果未来的目标是十年十亿台AR设备。两相对比,我们能想象达成这一目标并不容易。

第一代iPhone手机发布于2007年,而今天的这些活跃用户是经过漫长的产品迭代后才逐渐和苹果走到一起。现在,苹果在AR领域所处的阶段更像是2007年之前,即使能够预测未来的一些趋势,要把它们融入到一款从没流行过的产品身上并不简单。

iPhone相较于功能机时代的黑莓、诺基亚,依然是手机。AirPods虽然改变了一些形态,但耳机的核心部分不会变。而AR头显暂时还不是一个能被广泛接受的产品,千万级销量和智能手机相比,相形见绌。

郭明錤预计苹果第二代MR头显产品将在2024年左右达成千万销量,其研发期在2023年Q2-Q3加速。这意味着,假设2022年的苹果WWDC是其第一代产品面世的日子,正式发布位于郭明錤预估的第四季度,而2023年要达到250-350万台的出货量,这个过程里,苹果需要同时推进产业链、开发者、用户教育等多方面——还要保证其体验确实足够吸引种子用户。

按照价格理论,如果数量不足,提高单价能够成为企业生存和发展的保障。目前,苹果的AR头显没有确定的价格,但综合彭博等多渠道消息,苹果初代设备的价格都在1000美元以上,远高于智能手机和价格下探至300多美元的Quest 2。

娱乐设备和通信设备的定位并不同,在用户心中的必需性更是天差地别。苹果初代头显专注于游戏、媒体消费和通信,哪一个将是最重要的方面?这关系到用户留存和后续的付费意愿。如果它只是一台娱乐见长的设备,那相对于Oculus的优势还需要再拔高。

苹果的第一代头显主要有三点竞争力:PC等级的算力、无需依赖PC/手机便可独立运作、支持广泛应用而非特定应用,这又对制造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苹果M系列芯片无疑展现了强大的自研能力,假设移植到AR设备上,算力确实不成问题。然而,能否完成移植,苹果说了不算,而是生产工艺要能够实现,并为设备的运行提供支持。

科技媒体information援引供应链人士的表述称,苹果设备处理视觉信号的CMOS传感器尺寸“非常大”,几乎相机镜片尺寸相差无几,最终,连代工之王台积电在生产时也没能彻底解决良品率过低的问题。

物理问题是一切问题的起源,假设苹果需要一款和iPhone同等水平的产品,它至少需要满足用户外出携带的需求。然而参考Quets 2超过500g的重量,苹果到底从产业链的什么地方下功夫突破这个限制呢?研报中透露苹果AR设备拥有15个光学模块,作为对比,iPhone只需要最多3个就能满足日常所需。

当然,郭明錤认为苹果最快将在2024-2026年,设计出针对头显的最佳新电池系统,以减轻装置重量、提升便利性。但那时距离十年的目标,已经过去了五年。

对于现在的苹果而言,持续进行的造车计划,上千名工程师加持的AR/VR部门,全球性的软件开发号召力,都有望在取代iPhone这样的噱头之外,带来一些现实的体验变革。苹果未来的想象空间并不一定集中于一台AR设备上,关心它能带来什么,比关心它能成为什么更有价值。这或许就是生态对于巨头的意义。

结语

此前,库克表示:“AR技术可以增强我们的对话,增强学习,并真正放大技术对人们的价值,而不是把现实世界封闭起来。”这显示,苹果对AR的官方意愿是开放的。或许在这种想法的指导下,未来由苹果带头,激发AR领域来自于第三方的活力,才是类似于移动互联网爆发一样的,真正的转折点。

北京蜘蛛林科技有限公司http://www.zizulin.com/专业承接网络外包业务:网站seo优化排名、网站代运营、公众号代运营、品牌推广、软文推广、企业网站建设、小程序建设、电商网站建设等。是华为云的精英服务商,腾讯云的合作商,提供华为云,腾讯云、香港云主机、虚拟主机、域名注册等服务。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